土葬习俗

浏览 5340 次  发布时间:2012-3-24 13:44:07
洛阳民间的土葬习俗由来已久,据考古资料可知夏商时期即已成俗。到了周代,不仅修坟造墓,而且也形成了较系统的礼仪。此后随着社会的发展,世事兴衰,朝代更迭,战乱灾荒和文化的发展与融合等因素,使得土葬习俗或繁或简;并且无论在墓穴营建,棺椁制备还是在随葬器物和葬礼过程中,都渗透了各个时代的文化特征和社会思想因素。时至近现代,随着科学文化的进步,在政府的倡导下土葬礼俗由繁到简,许多封建迷信成分逐渐被剔除。然而80年代以后,在一些乡镇现行的土葬礼仪中,迷信活动有所抬头,甚至在某些地方又有回潮之势。

  (一)墓穴营造

  对墓穴的有意识的营造,在洛阳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就形状结构而言,从古至今基本上以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为主,但在不同的时代又有各自的特色。据考古资料,商周时期流行在长方形竖穴墓中死者的腰部位置,修一长方形的殉狗用的腰坑,有的墓棺底还要铺上朱砂;秦代洞室墓,即在长方形竖穴坑的一侧再向内掏洞作墓室,棺木放在洞中(即现在所说的暗葬);汉王朝崇尚厚葬,出现了许多精心构建的砖石砌的各种形状的多室墓;魏晋时期倡行简葬,墓穴多为单室砖室墓和土洞墓;唐代出现“刀”形土洞墓;宋金时期流行建筑结构精美的砖雕仿木结构的多角形墓;元明清时期,土洞墓居多;民国以后墓室多为暗葬,即在挖好一土坑后,再在坑的一边挖一墓室,为安放棺木的地方,其门呈拱形或方形。另外还有明葬,即直接挖一长方形土坑以放棺木。

  墓穴的择地、方向、位置被认为事关后世子孙的兴旺发达,历来备受重视。因此在建墓前要先请“风水先儿”或“看地先儿”选择墓地,主要是相地脉、看风水、方茔地、点墓穴、定墓向。这些活动直到建国前仍十分流行。洛阳民间讲究十不葬:一不葬粗顽石块,二不葬急水拦头,三不葬沟原绝境,四不葬孤独山头,五不葬寺前庙后,六不葬左右休囚,七不葬洞前山顶,八不葬风水忧愁(不畅),九不葬坐下低凹,十不葬虎龙煞头。挖墓时,丧家要请打墓人,负责破土、挖道、掏堂、下葬、封墓等建墓事宜。他们一般也会看“脉气”、识“风水”,一旦发现土色、温度、砾石、砂礓等“异常现象”或遇到残堂(旧墓穴)立即向丧家报信,要求派人勘查,以便改动移位,甚至易地另行点穴。在打墓过程中丧家还要以烟酒饭食招待打墓人。建国后,看风水被取缔。80年代以后,在有些地方又重新出现。

  (二)棺椁制备

  棺椁是土葬中的主要葬具之一。上古时代人死后,是将尸体放入一个较浅的比人体略大的长方形土坑内埋葬,并无制备葬具之说。洛阳发现最早的葬具是距今六七千年前(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瓮棺,之后相继出现了长方形木棺、石棺和陶棺,木棺的使用最为普遍。汉代即以柏木棺为上等棺,并开始出现用砖石砌建墓室,以后葬具一般只有棺。棺由棺体、棺盖组成,北魏以后,富裕人家墓室中又有在墓室一侧砌有放棺的棺床,大多为砖砌的高出墓室平面的平台。北宋时期也有用石棺装殓的。

  民国以后洛阳民间土葬沿承了古代使用木棺的习俗。棺木,俗叫“冷货”或“板”,老人生前制做的棺木叫“寿货”。富有之家的老人,一般提前准备棺木。制备棺木的讲究也非常多,首先是木质,习惯上以柏木最佳,楸木较好,松木次之;其次是讲究厚度,一般认为越厚越好;第三讲究板块数目,棺木所用木板块数以少为佳,如四块板组成的盖、底、帮叫“四股头”或“四独货”,为上品;用八块板组成的叫“八股头”或“八仙寿”,为中上等品;由十块组成的叫“十股头”,为中等品。以此类推,“十二股头”为中下等品,“十四股头”为下等品;另有十八块板、二十四块板组成的劣等品,但美其名为“十八罗汉”和“二十四孝”。棺木制作中禁忌有分脊、破脸、翻角、倒板等。安排底、盖时,必须是单数,棺底用双数就是“分脊”;盖用双数,即谓“破脸”;两块板大小头配合使用,叫“翻角”,颠倒使用叫“倒板”,均为棺木之大忌。做成的棺木,往屋里放时,必须将小头面向室内放置,有“挽留”之意,即希望老人能长寿;同时将棺盖反掩,以避棺内有人之嫌。

  (三)随葬器物

  在墓葬中放置随葬品的习俗,在历朝历代都有不同的表现。

  上古时代,用于随葬的物品较少,一般只有陶器如罐、杯、盆等。两汉时期注重厚葬,随葬品由简单向繁杂发展。魏晋北朝时期统治者提倡节俭、严禁厚葬,出现了专门为陪葬而制做的明器。隋唐时期,洛阳墓葬中随葬品又变得华丽,制作也精细,尤其是出现了制做精良的三彩陶器。宋代时随葬的铜钱中有避邪求吉的压胜钱;金代的墓葬中则有为死者买阴地的买地券,元代有用陶质的鼎、豆、尊、敦等仿古礼器随葬。到了民国时期大都用各种纸扎随葬,丧家根据自家财力之厚薄来确定纸扎的多寡和精细程度。纸扎的种类有人物,包括金童、玉女、书童、侍女、岗警、枪兵;飞禽如仙鹤、白鹅、孔雀;走兽如狮、马、羊等;用具有金山、银山、金斗、银斗、桌椅、箱柜、纺车、车船、轿、房屋等。建国后,政府提倡破除迷信,丧事简办,随葬纸扎之风消失,一般只在棺中放死者的心爱之物。80年代,农村有的又按旧礼安葬,随葬纸扎也随之重新出现。纸扎的种类中出现了彩电、冰箱、轿车、楼房等现代器具。

  随葬的物品,除汉魏时期因盛行多室墓,而分置于墓室、前堂、后室等不同地方外,其他时期的随葬品大都置于棺周围。小件物品如铜镜、铜钱、装饰品则放在棺内,或死者身上。民国以后的随葬品——纸扎,则在安葬死者后于坟前烧掉,以示送于死者。

  随葬物品中一些是为了“镇墓避凶”的,古代习俗是把现实中的猛兽(如虎、熊等)或想象中的神兽制作出来,置于或者彩绘于墓中以驱逐恶鬼,求得墓主人安宁和为生人解除祸殃。远古以及夏商周三代往往用朱砂来求吉避凶,朱砂或涂在尸骨周围或铺于棺底,周代一墓中铺的朱砂竟达8厘米厚。汉代由于神话想象的发展,则出现了用一些象征形象和实物的趋吉避凶方式。从魏晋到隋唐以后又有了专门为镇墓而制造的物品——镇墓兽,一般放在墓室口处,面向墓门。民国时期至建国后洛阳民间是在棺中放置镇邪物,如十二精、七种香、桂枝、朱砂、雄黄和七星板等物。另外一些镇物,如栾川县在下葬时,棺上要放五色石循星宿分位镇禳,女棺置弓箭(以木代弓,以苇代箭);男棺置砖和弓箭,据说可以防镇“天狗”。墓内插桃符四块,分写“天圆地方,律令九章,灵符到处,万鬼消亡”。再放朱砂等镇物,后撒五谷粮。

  洛阳民间历沿旧习,多在墓地设置昭示铭文,其意是记述死者的姓名、生卒时间、生平事迹等。其形式有:

  铭旌 周代已有铭旌,是用杂帛做成,上写“某氏某之柩”,是为死者灵魂有归而设的。出殡前,用一根3尺长竹竿挂旌于屋檐下,出殡时,挑于柩前,埋葬时,平铺在棺盖上。此俗历代沿袭,只是铭旌的长短,颜色不同而已。

  民国时期洛阳民间举行丧仪时,所用铭旌为7尺红绫或绸子做成,以白粉写旌文,如是男丧写“恭旌大德望某翁老大人享年×旬有×勤劳俭朴之灵柩”。女丧写“恭旌大淑德×老太君享年×旬有×勤劳俭朴之灵柩”。两边可写些歌功颂德之语,一般为四字句,左右各两句,如“洛水淼淼,邙岭苍苍,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因谓活人姓名不随葬,均不写下款。出殡时,铭旌张挂于纸扎的或木质的形如房屋的铭旌楼内,行走时在灵柩之前,下葬时覆盖于棺盖上,并将棺木上长出的下半截剪掉交给子孙,意为留福于后辈。

  墓志 墓志是放在墓里上有死者生平事迹的随葬物。始于秦,过渡于魏晋,定型于北朝,盛行于隋唐,延续到民国,是死者后代为其先人歌功颂德之用,也是后人认定墓主的标记。有石质的、陶质的,有方形的、长方形的,有以墨、朱、粉直接书写其上的,也有雕刻其上的。魏晋至隋唐北宋时期从形体、书法、内容看,都有一定的规格,已成为墓葬中的必备之物。宋、元、明、清随葬墓志逐渐减少,志文内容简单,但死者姓名、生卒时间、生平事迹不可少。民国时期,是将上述内容写刻于墓砖墓瓦上,下葬时将其埋入墓中。主要功用是便于以后迁墓和立祖之用。墓砖墓瓦一般放在一个新竹篮中,出殡时,由死者的外甥托到墓地,下葬时放在墓中棺前。

  买地券 镇墓文 买地券和镇墓文是土葬礼仪中除了铭旌和墓志铭之外的另两种昭示铭文。为死者书买地券的习俗在东汉、唐代以及金代都曾在洛阳存在过。所谓买地券就是在埋葬死者时将一块写有买阴地内容的铅制或陶质地券下葬。买地券上所书的内容大约是,告诉阴间鬼神、土地以及天地神灵,此地已由死者付钱若干买过,为死者所有,并将之葬于此,希望勿扰死者,祈福生者等等。镇墓文是以文字的形式来祈福避凶的。

  (四)丧葬礼仪

  洛阳历代丧葬礼仪可分为浴尸更衣、报丧奔丧、大殓入棺、成服备葬、出殡安葬、除丧守孝六部分。

  浴尸更衣 这是老人断气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浴尸是为死者擦洗、梳发、整容,目的是让死者整洁地走。早在周代即已成俗,延至今日。古代因死者的地位财力不同,浴尸之水和浴尸之人有所不同。有地位的人用“潘水”(煮沸的淘米水),由别人代孝子浴尸、梳洗;一般人家则用河水或井水,由孝子亲自浴洗。从西周到明清,都是将浴尸所用的水、巾、栉埋于院内所挖的小坎之中。民国以后,洛阳农村在老人断气后,子女马上用新盆盛以温水把死者的身体擦洗干净,男的要理发修须,女的要梳髻,称之为“洁身得际”。同时,还要用钱和米填口,称为“饭含”。“饭”用粮食(如粱米),“含”用钱币,即同时在死者口中放入几粒米和几枚钱币。周代人刚死时,即用角柶(其形屈如轭,中央入口,两末向上)柱张其口,待浴尸后,以饭含易之。周代“含”多用贝(当时的货币),有海贝、玉贝、铜贝等;汉代“含”用玉较多,将玉刻成蝉形、长方形或柱形,放入死者口中;魏晋直至明清多含铜钱,数量一至数枚不等;民国时期至建国后洛阳农村多是在口中放一枚系有红绳的银质或铜质花,或古代的铜钱,红绳的另一头系在死者的耳朵上,以避免死者再生时变成哑巴,所谓“口含钱”、“口噙花”。

  更衣也叫穿寿衣。周代在穿寿衣前,要先让人拿死者的衣服登上房屋,面向北方,招呼死者的名字,男呼名,女呼字,连呼三次.谓之“招魂”。招魂后,死者若不能复生,就赶紧穿寿衣,穿的件数由丧家财力地位而定。但上衣必须是左衽式,决不能缝缀扣子。然后在死者的耳中塞棉花,叫设瑱 。脸上盖黑布做的幎目,叫“覆面”。手中握用布缝制的袋囊,叫“握手”。双脚穿有带子的鞋,并将带子系住,使双足不能分离。最后用布做的“冒囊”将尸体套住,再盖上衾被。一切穿置完毕后,移尸堂上。摆上祭物,候人吊唁。这时,孝眷方可凭尸而踊(顿足哭叫踊),以示哀痛之极。

  这种为死者穿寿衣、裹尸、设尸床的习俗,到唐代已成定规,历经宋、元、明、清直到如今。

  民国以后,在洛阳农村,老人断气后,移尸于主庭的“草铺”上。“草铺”也叫停尸板,是用一扇门板或苇箔凳成,在门板上竖铺同死者年龄一样数目的干谷草,俗称“迎身草”,再覆盖上旧而净的床单。草铺是为死者更衣、整装、护魂、亮尸之所用。寿衣的件数虽然依财力而定,但必须按照死者配偶已亡故者穿双数,否则穿单数的惯例。寿衣中,男子须有袍和褂,女子必有衣和裙,所有衣裙都不准缀扣。衣料要求用丝绸,忌用缎子(缎子与断子同音)、皮衣(恐来世变为畜兽)。特别是贴身内衣要用棉绸,因其耐腐性强,被称为“包骨衫”。女衣中必须有一件红衫或一层红衣里,俗信五殿阎君怕见红,见红即被冲散。寿枕上要绣莲花,以保佑下代连生贵子,或以装有谷糠的红色三角袋代替枕头,因形似雄鸡,俗称“叫鸣鸡”,祈求名声高扬,吉祥康宁。男子穿靴戴帽、女子穿鞋包头,冠带齐毕,扩襟仰卧。面盖白纸,以掩脱形;胸置明镜,以示心怀。死者两手不能空着,一手要执用谷草秆栓上麻批儿所制的“打狗鞭”,一手要握一串用生面捏成的“打狗饼”,以提防冥路上被恶狗咬伤,有似古之“握手”。双脚用麻绳捆在一起,以防所谓“猫惊尸”。此后还有两件事要做,一是必须将死者临终时所穿贴身内衣覆盖在尸体之上,这意味着真魂所在,待后焚,以便真魂归天;二是死者胯下必须夹置棉套一团,以免内脏腐水和粪便污染寿裤。民间认为如有疏忽,会导致下辈子孙出贱类。一切安排妥当后,女眷们轮流用芭蕉扇煽尸,以降温防腐。

  更衣移尸完毕,还要做几项事:(1)备粮银、指阴路:在草铺前地上翻放铁鏊子一个,供祭奠者点燃锡箔冥钞之用,并积其灰烬以备过后倾入“老盆”,意为死者积蓄路费银钱。放有清水浸泡的生水饺一碗,象征旅途食品。草铺的前下方放有三只粗碗,一个盛清水,上置两根十字交叉的点燃着的神香,以示冥间之路四通八达;一个盛满黄土,内插神香十炷,以示前进方向;一个装以香油,内设灯捻儿,以为“指路灯”,也叫“长明灯”,全是为死者开扩阴路的。还要放一瓦盆,俗称“老盆”,以用于孝子每顿饭时向内添饭。(2)烧“倒头纸”:以上各物准备好后,孝子偕孝眷手拿死者遗衫,送到门口放入纸轿内,然后焚烧纸轿,以“送亡魂归天”,这叫“烧倒头纸”。在嵩县、伊川县等地烧的不是纸轿,而是纸马。(3)坐草守灵:烧倒头纸后,孝眷返回停尸板一侧,在铺有谷草的地上坐下,昼夜不离,直到起灵为止,这叫“坐草守灵”,意在报答父母的生养之恩。在这期间,若有人前来吊唁,孝眷们须痛哭。

  报丧奔丧 小殓后,孝眷派人分赴诸亲友家告之,叫“报丧”、“赴告”、“讣告”。周代是孝子亲赴亲友处告知丧亲噩耗。汉唐至明清,一直沿用周代的礼俗。洛阳农村报丧,或由孝子亲往或由别人代报,报丧时所穿着的孝衫、孝带,尚属“生孝”(待大殓后,经雾水折叠后才成熟孝),因此进入任何人家,必须脱去生孝衫,束之腰间,才能进入亲友家门。见主人后,先叩头,后说:“俺某某(指对死者的称呼)某某时辰搁那儿”,绝对不准用“死”字,同时告以入棺的时日。

  子女在外者如闻父母之丧应立即奔丧,自古如此。已嫁出的姑娘奔丧,要身穿孝服携带献馍,行至村头即要大放悲声。

  与死者有关的亲朋好友在接到报丧之后,一般都要带着助丧的礼物来吊丧。家贫无力送物者,则以力助之。洛阳农村地区,亲友吊丧时一般都送“硬礼”或称“干礼”(钱币或钞票)和纸礼(锡箔或纸锞),还有面粉和活猪(白事用馍多,面粉需量大,助其急需,最为实际)。情深谊厚者,则从急丧家之急出发,抬送丧饭——馒头20斤、菜肴四大盘、稀粥一大桶,俗称“全饭”。也有只送馒头一篮者,叫“半饭”,供丧家及其宾客随时食用。执事人当即记下送饭者姓名及数量,以便事后致谢。

  在死者小殓后立即亲临吊唁者,叫“吊热丧”。吊丧时一般连行四叩礼,即一揖后跪下连续四叩首,起立之后再一揖。情谊过深者,还可揭开盖脸纸,近瞻遗容。

  大殓入棺 大殓前,先将准备好的棺材进行加固,一是“联底”,即将棺帮与棺底用“银钉”(实际上是橛状木榫)或较长的粗壮生铁钉联牢,且于接合部泥进腻子,以便加固。二是灌里或泥里,即将棺内六面用松香化汁浇一层或用油漆腻子遍泥一层,以期隔绝潮湿,加强防腐。三是装饰棺室,即将棺内六面糊上一层白纸(贫者之家,如此而已),再糊上一层花纸(中产之家)或张上绫子(富裕之家,但忌用缎子),求其美观似新屋。四是衬棺底,古已有此俗。远古至商周时期多用朱砂,汉代用白灰,近现代在棺底垫一层厚厚的炉渣细末,再铺一层白纸,意在积存腐尸津液,免致浸漏,事关卫生防疫,民间普遍重视。这些铺垫完后,还要在棺内放镇邪物,计有十二精、七种香(如桂枝、神砂、雄黄、木炭、生丝、生铁、青石)等卫生用品和镇邪物,还在衾褥下放铜钱七个,名曰“垫背钱”,供入殓时由长子、嫡孙“摸后背”之用。讲究之家,在未铺衾褥之前,另置“七星板”一块,意取魂飞北斗、云游九天、无灾无难、成佛成仙。

  棺内所需之物垫好后,要由公亲看死者一眼,父死要由族长见之,母死要由母亲亲族见之,妻死要由妻子亲族见之,然后才能收殓入棺,否则认为必有过犯,亲属会借此为由大闹丧家。尤其是女丧后,娘家人不仅要看尸,还要看殓葬是否丰厚。

  入棺时,众孝眷止哀,先将棺材移置在停尸板侧,寿衣件件掩齐,孝子们用孝(孝条)分别垫在尸体的颈部、腰部、足部,从两边抬起,移入棺中,并分金正容。此时要由孝眷主妇先将死者臀下污物取出,同时将亡者寿衣掩齐,全体止哀。死者入棺,足不蹬空(要想富足蹬裤,指金银库),身下铺着儿子准备的褥子,身上盖着女儿准备的被子,叫“铺儿盖女”。而后,从死者长子开始,按辈数,从死者身上头部开始直摸到足部。名叫“摸后背”,意为“光前裕后”。摸后背最初之意是将死者殓衣从上至下抻平,不使压折,后来逐渐成为后辈子孙手向棺内摸一下,摸到的钱称“垫背钱”,谓之有福气。接着将扎脚的带子解开,盖脸纸揭掉,手中的打狗鞭、打狗饼要取出烧掉。然后再放死者心爱之物,以满足其终生及来世之好。入殓过程中,孝子不断嘱告死者“放心”而去,并希望其带走生前或病中许而未还之愿。如其眼未闭,则一面用手抚脸,一面恳其瞑目。之后,孝子按辈分高低及亲疏情况,依次手执棉球,蘸水为死者洗脸,洗脸只是用棉球各点死者头和两颊,以表孝意。执事者将盖棺时。众孝子不许哭,流泪严禁滴湿寿衣,及至棺盖钉天板时,送丧者要连呼“躲钉”,直喊到天板钉牢为止。这时孝子方可放声痛哭。

  棺木盛尸后,称为“灵柩”,将灵柩抬放于长凳之上,叫做“升棺”。棺前垂白幔,幔前放供桌,桌上设魂牌(灵牌)、摆供品、置香炉、配蜡台构成灵堂。灵柩暂不下葬,称为“停灵”。其周围满铺干草,孝眷坐卧其上,昼夜不离虔诚护灵,孝子每天必须按时祭吊,直到起灵为止。守灵期间,凡来灵前祭奠者,孝子必须一一跪谢。

  升棺前,孝子的两只鞋是踢拉着,入棺后才可以穿好。伊川一带讲究踢拉一只鞋,父丧踢拉左脚鞋,母丧则踢拉右脚鞋。男女孝眷头部所戴的孝带和罩头布,都是生白棉布,并且佩带时都是随便一勒,不求整饰,所谓丑孝。这些孝称为“生孝”。带着生孝,不能随便进入别人家门。升棺后,孝眷齐跪灵前,竖香焚箔,将生孝除下,雾上清水,折叠整齐,这叫做“熟孝”,带熟孝时方可进入别人家门。但佩带时比较讲究,在洛阳西郊一带,升棺前后孝带的戴法不一样。升棺前,孝带在头上是从前向后在脑后系结;升棺后,孝带是从后向前,在前额打结分成两条,双双搭过头顶,披在背后,垂于腰部。垂梢要上下错开,切勿两齐,为的是有所忌讳,怕犯“重丧”(再死人)。

  成服备葬 死者大殓之后,所有亲属按同死者关系的亲疏远近,分别穿着不同的丧服,叫做“成服”。成服之俗来源于周代的“五服制度”。周代的丧服,按亲疏分为五级,故曰“五服”,即斩缞、齐缞、大功、小功、缌麻五种。3000多年来,洛阳民间的丧服形制基本上是按五服制度从繁到简,沿续至今。

  民国以后,洛阳农村男孝眷头上皆勒白布条,名曰“孝带”。宽度约2.5分米,长度按关系亲疏,最长者可达2.5米(亲生儿子佩戴),最短者仅约1.5米。子辈孙辈,皆为白色,曾孙辈则用黄色棉布或白孝带末稍蘸红。女孝眷裹头用的白孝布叫“罩头布”,宽约5公寸,长约1~2米。未出阁之女孝眷,只在头上勒窄带一周,名曰“锅圈”。男女孝衣均为大襟,且都无小领,又因有“丑孝丑孝”之说,故皆松而宽。在男女孝衣上合缝处和边沿处,子、女、媳为毛边,其他皆为光边。女婿的孝衣独为对襟,称为“孝褂”,其合缝及边沿亦皆为毛边。中产以下人家,一般只亲生子女、儿媳和孙儿孙女等专做孝衣,其他则以租赁之孝衣代之。死者的子婿、侄婿、孙婿等,只是各撕孝布一方(长约2米,宽约5分米)以代孝褂。这些孝婿,亲疏不同,所佩孝布长短各异,佩戴方法也不一样。

  孝眷男女所穿之旧布鞋,按鞋面式样上缀白孝布一层,谓之“裱白鞋”。父母双亡者,子、女、媳的鞋帮满白,单亡者或尚有亲伯父母健在者,鞋帮后部留黑寸许,其鞋口、鞋后及鞋底接合部全为毛边。其他孝眷所裱的白鞋,其留黑的长度,定制是亲者短,疏者长,并且全是留光边。

  大殓后,男女孝眷才正式穿上用白棉麻布缝制的各种丧服。男女丧眷,皆穿棉布孝衫,男衫长如袍,女衫仅及膝。亲者大领,用料粗劣,边缝皆毛;疏者小领,用料细密,制作齐边齐缝。孝帽是用竹篾扎成,约4公分宽的筐架,糊上白(或红)纸,围成圆圈,用作帽箍,另以半圆圈竖扎箍上,作为帽顶,即成孝帽,俗称“高帽子”。红色孝帽只有亲生子戴,其他男眷戴白色孝帽,曾孙是在白孝帽上另加黄色纸花一朵。“哀杖”(即“哭丧棒”),是用长约7公寸的柳木细棍,旋转着贴上剪有纸穗的白色纸条即成。孝子持杖,意在镇邪驱凶。
  民国时期丧家身穿素衣,臂缠黑纱一匝。黑臂纱无论男女老幼,亲疏远近,均可佩之,既节物省钱,又简单易行。60年代以后,市区多见身穿常服臂缠黑纱以示有孝在身的。

  出殡前,为使吊唁、祭奠死者方便,丧家多在门前搭起灵棚,将灵柩由灵堂移置灵棚。凡属喜丧,出殡时向祖先行辞别之礼,周代叫大遣祭。民国时期,洛阳人朝祖时,孝子先在祖先堂行四叩礼跪读告词,告词为:“出必辞尊,幽明一礼,棺重难迁,魂轻易举,衰期功缌,咸萃于斯,礼宜朝庙,兹不敢废。”这天夜里,丧家要雇佣乐班,使其尽情吹奏,俗称“闹丧戏”。闹丧戏时,村邻纷纷到来,围立棺边一齐用手将灵柩三抬三放,并一齐以“咳”声相配,表示挽车送行。偃师民间众乡邻此时要抬一面大鼓到丧家门前尽情敲击,俗称之为“攒财”,意取祝贺英灵归佳城,身卧福地,使后辈多多攒财聚宝。夜深人静后,孝子要到近邻各家逐户跪谢,叫“谢灯”。

  点主作道场通常是在出殡前一天进行,礼仪是很隆重的。点主是请德高清白之士或阴阳先生用朱笔在木制的牌位上补足“神”字之竖和“主”字之点以及圈点其他部位的一系列迷信活动。作道场是有钱有势之家请来和尚道士在家中院内筑坛,围棺为死者念经免灾的活动。成俗于唐代,宋代下令禁止。然后世仍有沿袭,成为讲究排场之家必有的礼仪。民国初年,仅洛阳老城一带富裕之家请和尚道士诵经免灾,建国后此俗不存。

  成服后即开始安葬前的准备。首先要请出殡安葬时所需的各类执事人,如点主官、祭道和祀土的“土官”、阴阳先儿、龙杠头,特别要请一位善于组织、照应的殡仪总管,负责安排各项事务。同时要布置宅院和灵堂,租借各类所需器物如龙杠、棺罩等。富裕之家要准备放置“魂牌”、“神主”的“灵轿”,置死者遗像的“像楼”,供礼宾、土官和病弱孝眷乘坐的轿车、马车,以及铭旌楼、提吊式檀香炉、传锣、伞扇、瓜灯、群灯、彩旗、撑杆等,还要邀请鼓乐队(俗称“响器”,多由女儿出资)、十番社、僧道乐队、军乐队等。建国后,安葬时上述器物逐渐减少。80年代后,洛阳郊县农村请唢呐乐班者又开始增多。

  出殡安葬 洛阳民间从西周到唐宋,灵柩一般是由牛车拉到墓地的。近代则非常忌用车拉灵柩,一般都是用人抬灵柩到墓地。洛阳周围县区,出殡时是由丧家请来乡邻中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用木杠抬灵柩。民国时期洛阳城区住户死了人,除极贫寒之家外,一般人家都要雇用一副龙头凤尾杠(俗称“龙杠”)抬往市郊祖坟埋葬。洛阳老城一带则有专门经营出租龙杠棺罩和提供抬棺劳力的社营,如神社、坟社等,丧家出殡事宜一般找他们代劳。龙头凤尾杠为抬送灵柩的专门用具,用坚实硬质木材做成。全杠分杠身、杠架、抬杆和奠棍四部分,全是漆的大红色。杠分十六抬、三十二抬和六十四抬三种。灵柩前后人数相等,一般丧事人家多用十六抬扛。较高级者是三十二抬,租用者较少。所需劳力,概由经营者临时组织。丧家对抬杠者的待遇,由双方协商解决,或付租金,或设宴招待,或分赠毛巾、鞋带,以表谢意。民间认为“见丧不利,逢白化吉”,故丧家对抬杠者一般都要各赠白粗布一小方(约9平方分米),名曰“吉利”作为破法。讲究之家还租用棺罩,将棺顶、棺身、棺座掩住,棺罩一般由锦缎等原料制成,上有提花、贴花、刺绣、锦绣等工艺装饰各式各样吉祥图案,丧家依财力而租用。

  在出殡时,男孝眷还须另加祭服,即所谓“披麻戴孝”。祭服用麻布裁成,形如夹克(旧称坎肩),不缭边不钉扣不缀带,只是披在肩上,并用麻批儿束之腰间,名曰“斩衣”。亲生子所披“斩衣”,必须事先染成大红色。所谓“戴孝”就是男女孝眷头缠白孝条,俗称“孝头带”。所用斩衣祭帽哀杖,在礼成后,一律集存灵柩下。待下葬时,连同大殓时存于棺下的“迎身草”、“煽尸扇”等,一并送至街心烧掉,有清扫消毒之意。

  第二天早晨出殡前,孝子到祖先堂前行辞祖礼,辞祖词是:“茫茫宇宙,存亡既定,元孙逝世,尚未入茔;定要有期,不得擅行,谨具菲仪,上告祖宗。”礼毕,全体男女孝眷穿齐孝衫祭服,手执哭丧棒,怀揣富贵馍,齐集灵前行内遣礼。之后,长子抱魂牌,长孙举引魂幡,其他男眷提食品罐,长媳顶“老盆”,各执事人抬棺木,由乐队引导,向大门发引。出大门后,须鸣放鞭炮,并设香案摆供品,祭奠路神,为亡灵祈福祛凶,望求阴路顺利。然后,出殡队伍就可以上道了。出殡队伍由本族一男性长者在前,死者的外甥在后,沿途撒发纸钱,称“买路钱”。后跟捧纸扎者和响器班,接着是男孝子,灵柩在其后。灵柩前拴1丈余的白布,由扛幡孝子用肩背拉之,叫拉灵。灵柩之后为女孝眷及亲友中送殡者,再后是送殡车、载物车。伊川一带出殡队伍以鼓乐为前导,㧟香纸篮的领路,香纸篮内有纸钱,边走边撒。香纸篮内放有一只公鸡名曰“叫魂鸡”,一边走一边用桑树枝或石榴树枝条打鸡,此为避妖邪,有“六精斩尽魂魄散,金鸡鸣处神鬼惊”之说。

  送殡途中,如遇到有人路祭的,孝子均要跪谢,并告明在回灵或“复三”时设宴酬谢。如遇道路难行之处时,孝子要对抬龙杠者致谢或另加犒赏,洛阳民间一般多由女婿掏钱。如果路人碰见有人出殡,则必须过去帮助抬棺,哪怕只抬几步,也须表示一下,显示乡里亲情。

  民国时期至建国后的洛阳农村,灵柩入茔后,停于已挖好的墓穴旁,由亡者的长媳、生女、孙女、亲姐等女眷下道入圹,作洒扫除尘状,并将圹中土带数捧回家,叫“扫堂”,意取魂飞西天,殿卧净土。然后众人齐抬灵柩至墓道上,以绳系棺,下入墓中。先首后尾,推棺入圹。经阴阳先生分金正位后,由女婿亲拭棺盖,铺上铭旌,剁下末梢,象征后继有人,并将镇墓物、食品罐放置在柩边,棺尾放写有亡人姓名及生卒年月日的青色新砖新瓦。随后以砖砌门封圹,焚香薰墓以圆气。

  圹堂封严圆气之后,孝男要亲自执锨填墓道,撂土三锨之后,跪请封墓人一起填土。单棺者封丘为椭圆形,双棺者封丘为正圆形,不得有误。封丘完毕,由孝眷手提“点汤壶”(水壶盛满水,撒入白面一把,即点汤壶),沿墓周边哭边洒,叫“点汤”,必须正转三圈倒转三圈,意在画圈为界,内侧是亡灵之地。之后,将引魂幡插在坟顶,哭丧棒插在墓沿,并将麻质丧服,纸质孝帽及所有纸扎焚于坟前。在孟津一带,下葬完毕后,女孝眷们用富贵馍投打引魂幡,直到打倒为止,谓之谁打倒谁有福气,能使子孙昌盛。偃师一带有将绳索挽成一团拖在地上拉回的习俗,称为“拉富贵”。

  下葬后,还要举行祭祀土地神的仪式,目的是丧家破土建墓,惊扰土地,敬请见谅,保佑生者及亡灵。这一习俗汉代已有,称为“解土”(《论衡·解除篇》),以后历代都有此仪式。民国时期祀文如“维民国某年某月某日,祀土官××谨以猪首、果品、香烛、清酤之仪,敢昭告于后土尊神前,跪而言曰:‘今有已故××殡葬此山,茔城安久,恐有触犯,祈神默佑,尚飨!’”。祭祀之后,孝子捧灵牌回家,家人点香迎于门外,接灵牌到堂屋安放。孝子进门前,要在放有铜钱和菜刀的水盆中捞一把,谁能捞住钱,谁就有福气,叫“捞富贵”。放把菜刀表示和死者一刀两断。在伊川一带盆内放铜钱不是让孝子捞的,而是让跟随孝子回来的鬼神捞的,据说鬼神们忙于捞钱,就不会跟进家门了。

  除丧守孝 亡者安葬后,其亲属处理丧后之事,称作“除丧”。洛阳老城一带出殡后,族人立即将灵堂中的铺草等一并清除到门外焚烧,把一块带皮生猪肉和肉汤埋在原来停棺的地方,以求吉利。然后将室内打扫清理干净,供奉家神。葬后第二天,孝子挨门挨户向乡里邻居磕头,行酬谢和回送之礼,俗称“谢孝”,标志着丧礼完毕。

  除丧中还要“出殃”。是否出殃,由阴阳先生的殃单决定。殃单是阴阳先生在为亡者定“卒时”,根据寿终时辰推算葬后有无殃魂还家窥探所列的一纸清单。到殡葬时,阴阳先生将凭此单,推出出殃时日,殃起方向,殃升高度,殃散时刻,化气颜色等。民间相传,人死后,有的“灵魂”立即离去,有的则恋恋不舍呆在家中几天再走,传唤魂煞因而也逗留不走。人在断气后由阴阳先生推算死者的灵魂何时离家,若灵魂未走,要知道其落在何处,何时“出魂”离去,然后在其离去之时举行仪式送其离开,俗称“出殃”。出殃时间多在出殡后两天之间的夜晚,届时,丧家准备酒菜设祭并把家中所有门户大开,再举家外出躲避,鸡犬不留,以利灵魂顺利出走。门前要悬挂出殃标志,以防他人误入。邻居在其门前撒白灰,据说可避之。待出殃时辰过后,丧家回到门外先隔墙扔入一条扁担再放鞭炮,而后敲锣遍及屋内外,以恐吓那些暂时未离开的鬼魂。在偃师一带,传说死者灵魂离去时,要由阎王爷遣小鬼执索链前来拘拿,临走时还要到灶神处告别。为证明其真,丧家便在灶神牌位前撒一层细灰土,待出殃后,举家聚集灶神处,观看灵魂出走时是否留下印痕。“出殃”这种迷信活动在建国以前,受佛教轮回思想的影响,流传很广。建国后,已渐破除。

  在洛阳,尊亲死后,还要守孝。孝子在一定时间内穿孝并停止娱乐和交际,三年内不许结婚以示哀悼。所穿孝服主要是白鞋。第一年,穿白鞋,孝子孝女穿毛边的,孝孙辈穿光边的;第二年,孝子孝女可以穿灰鞋,鞋口沿白边;满三年,孝子孝女及孙辈就穿孝衣到坟上,磕头烧香烧纸脱孝,以示三年守孝期满。家人去世后,第一年春节门上不许贴对联,不走亲戚,第二年可贴蓝色或绿色对联,第三年才可贴红对联。

  此外,洛阳民间还有寄埋之俗。凡亡人不应在祖茔入正穴,必须暂借坟角或暂借他处荒地短期埋葬者叫“寄埋”。如少亡之男女青年及先夫而亡的女棺,一般有男等女,女不等男的惯例,即男先亡,可入正穴等女,以待合葬圆墓;如果女先亡,则不能先入正穴,必须通过寄埋,待男亡故后,才能正式合葬。但在伊川彭婆一带寄埋则没有男女之别,老人过世,若夫妻一方健在,则先将死者暂葬于土洞或土窑中,待以后夫妻合葬时,再将死者棺柩取出,入土下葬。平时子女可于初一、十五等日于土洞或土窑前摆供烧香燃帛,遇十月一,也要“送寒衣”。

  迁葬与迁坟,单棺迁徙,谓之迁葬;多棺迁徙,另立新茔,叫做迁坟。迁坟的原因,除公家征用土地,必须被动迁坟者外,也有主动迁坟的,其原因有二:一是墓穴饱和,迁出一棺立祖(有时也另带他棺),另立新坟。二是由于封建迷信,认为原坟不能庇佑升官发财,甚至会因风水原因导致发生凶险,于是专聘所谓堪舆家另外相地立茔,不惜翻骨弄尸多棺迁坟。洛阳民间拔茔设新茔立祖除必须立男外,还有立祖六忌:(一)单棺(男亡女存)不立祖;(二)三棺(妻外有妾或有继室)不立祖;(三)干骨不立祖,但女性新棺可带同亡夫之干骨立祖;(四)少亡(虽有子嗣)不立祖;(五)凶亡(不正常死亡)不立祖;(六)外丧(亡于外地)不立祖。
  迁葬和迁坟的具体要求是,原棺未散者,仍按“湿棺”对待。如果棺毁骨散,必须用小型衣着(纸、布、丝质均可)包裹散骨,置入新制小棺,经装饰捆扎方能起运迁徙,俗谓“起干骨”。

  洛阳市南郊农村迁坟时,在安放亡骨过程中(从旧棺中取出亡骨安放入新备的小棺中)要在棺上方打伞,谓亡骨不能见天日。迁坟的亡骨也要铺金盖银。在放骨的小棺中铺上黄色的布(丝、麻、绸均可)意为“铺金”,然后放入亡骨,并在脸上盖上白纸意为“盖银”。在亡骨身上还要盖上深色衣料,意为“寿衣”,在女亡者脸上还要蒙黑布。整个过程肃穆悲戚。所用棺木多为白碴长条小棺,够放尸骨即可,也有用水泥方形槽替代,以保其久而不朽。

 
上一篇:丧葬习俗
下一篇:土葬习俗的变迁

版权所有 延安仙鹤岭公墓 © 2011-2012 
已有 人/次访问
公司地址:延安市:枣园镇下砭沟村(卫校后山)

西安办事处:西安市高新区高新三路财富中心D座2406室
电话:延安公司:0911-2322018 /2116258 029-68520000  

ICP备:陕ICP备10001282号-1

园区地址:www.yaxhlgm.com  技术支持:无忧互联